贝店社交电商平台为什么会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

  杭州真是一个“电商魔幻之都”。阿里就不用说了,过去十年,一茬接一茬的电商独角兽在这里异军突起:蘑菇街、贝贝网……每个细分领域的领跑者,几乎都诞生在杭州。如今,又一家电商突然出现在媒体的视野之中,这就是贝店。

  贝店是贝贝集团旗下的社交电商。2017年7月,贝店正式成立,上线3个月,在双十一期间就获得了超100万的订单量;易观智库发布的最新统计报告指出,在2018年3月移动AppTOP1000排行榜月活增幅榜单中,社交电商平台贝店3月月活环比增长133.37%,位列榜单第一,成为当下发展速度最快的社交电商平台。而来自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2018年4月,贝店已成为在线使用次数最多、使用时长排名第一的社交电商平台。

  去年贝店刚上线时,我写过一篇《垂直电商的断层和张良伦的钻头》,当时写道:

  从垂直于商品,到垂直于人群,再到垂直于社群,层层推进,无缝对接。张良伦就像一个拿着电钻的打井工,不停对垂直电商深挖,遇到断层不后退,直到发现下一个油田。

  毫无疑问,贝店是张良伦和贝贝集团最新的“油田”。上周贝店召开第一届店主大会,阿里出身的贝店总经理顾荣说,贝店的目标是做“社交版天猫”。

  如果说去年还有人对 “社交电商”到底成不成立心存疑虑的话,那么一年之后的今天,人们对它的关心已经变成了“什么时候长成淘宝、京东那样的万亿交易平台”。社交电商甚至已经完成了从1.0阶段到2.0阶段的升级迭代。

贝店社交电商平台为什么会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

  顾荣说,社交电商1.0版本更偏向于以公众号为核心,它很大的一个特点是每个人都可以建立自己的中心。“但这个中心还是一个中心化流量的玩法,即围绕我自己有多少粉丝、多少用户,就会针对这些粉丝和用户进行营销和推广,但获得用户还是要靠自己去获取流量,所以这是1.0时代。

  社交电商2.0时代,第一个代表是拼多多。顾荣说,拼多多生态更偏向于“草原式生态”。

  草原式生态是什么概念呢?每个人都是中心点,但每个人又都不是中心点。“如果从我个人出发,所有围绕我的关系建立的群体都是我社群的扩散,而且能够形成人人都能平衡,人人都是中心化,人人都是去中心化的业态,我们称之为草原型的社群,这个社群很大的特点就是每个人都是平等的,都是一样的,在这个业态当中存在的价值都是相似的。”

  同样作为社交电商2.0,贝店是另外一个玩法。“人群和人群是有差异的,中间就可能长出来以意见领袖为核心的一片森林,所以我们叫做森林式社交电商。”顾荣说。

  什么是森林式社交电商呢?一个时代背景就是随着微信成为最基础的国民级应用,个人影响力在发生变化。“一个关键词是共享,即将贝贝的供应链体系开放给用户,让他们在自己的社群当中做分享和分销,从中产生效益。第二个关键词就是分享,很多家庭都会在妈妈群里面,妈妈群一定会有少数的两到三个核心人士,她能够影响到社群的价值和定位,我们希望赋能到对应的人,让她们为妈妈群体服务。”

  众所周知,由于天猫无法入驻微信,这种分享社交也就给了贝店机会,这也是贝店与拼多多的不同:同是社交电商,前者瞄着天猫,后者瞄着淘宝。

  “贝店是森林化的业务形态,我们用去中心化的方式获得流量,让每个妈妈,让每个人群当中的小网红能够为贝店带来流量,同时通过中心化的方式,贝店自有的供应链、自有的营销、自有的商家体系为用户服务,用去中心化的方式获得流量,中心化的方式提供服务。”顾荣说。

  同为新一代社交电商,云集、拼多多、贝店经常被人放在一起,其实三者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首先,核心诉求不同。本质上,云集是S2B2C的概念,定位于“服务式电商”,对外表述的感受是店主第一;而贝店的定位是“消费电商”,贝店的原则最能说明这一点:消费者第一,店主第二,平台第三。

  其次,目标人群不同。拼多多的卖家和买家,更多是四五线市场的用户,男女老少都有。而从贝贝网开始,其目标受众就是妈妈客群,这个群体有非常广泛的时间和非常广泛的人脉可以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们绝大部分用户全部都是普通用户为主——妈妈客群为主。”顾荣说。

  再次,商业模式的区别。很多人也把贝店看做分销电商,但在顾荣看来,分销电商更多是一种获得用户的渠道或者管理方式而已,从本质上来讲是有差别的。举个例子,很早之前大家认为做电商是一样的,认为淘宝和京东是一样的,甚至唯品会是一样的,它都是电商。

  目前社交电商其实正在经历一个认知厘清的阶段。

  现在贝店已经有接近2千个品牌,2万个SKU在线上,据说今年的目标是1万的品牌,10万个SKU的数量,而且品类聚焦在服装、饰品等女性用户更刚需、更高频的非标品领域。

  中国消费升级的一个结果是个性化需求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比如在服装品类上,5000个SKU就非常难满足用户千差万别的需求,因为服装特点就在于设计感非常多,SKU数量非常丰富,而服装服饰又是消费者电商领域最重要的品类。

  贝店仅仅用9个月就达到今天这样的成长速度,显然离不开贝贝集团的核心优势:妈妈用户群体。

  顾荣说,母婴这个人群比较特殊,妈妈用户偏多,她们有时间和意愿做这个事,这也是贝贝集团最大的一个优势,所以即使并不是最早一批进入社交电商的平台,但还是能在成长速度上赶到第一名。

  如果说移动互联网的上半场解放了自媒体,让内容成了这个时代最大的流量放大器,那么移送互联网的下半场,则极有可能会宣告“人人零售”时代的到来,即让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一个值得信赖的零售渠道,彻底摆脱中心化流量的禁锢。

  贝贝从2014年开始做母婴电商,当时把整个母婴人群分为三个角色,第一个是妈妈、第二个是女性、第三个是家庭主妇。2017年,贝贝提出了母婴生态,基于妈妈和母婴人群建立我们独有的母婴生态体系,在这个体系当中,除了母婴电商,贝贝找出新的业态包括育儿宝、早教宝等,这是贝贝在2017年对业务的思考。

  而到了今年,贝贝对整个社群又有了新的思考,希望从母婴生态的角度去演变成基于整个经济和家庭消费为核心的变化,在未来贝贝集团会专注两个领域:第一个是家庭的消费,第二个是家庭的赚钱。这就是贝店诞生和进化的背景。

  在5月5日的第一届贝店店主大会上,贝店首次对外公布其2018年战略布局。在顾荣看来,贝店是一个连接器,实现供应链、店主和消费者的多维连接。而实现高效连接的武器,就是 “品牌合伙人”、“城市合伙人”、以及“云货架”、“一县一品”四大战略计划。

  2018年,贝店计划打造1000个超级品牌,赋能超20万品牌合伙人。除此之外,贝店的城市合伙人招募计划还将投入超2亿资源,赋能1000个城市合伙人。而“云货架”,是贝店对新零售的探索。其背后承载的是贝店上亿库存,实现线上库存商品与线下实体店无缝对接。

  与此同时,贝店还将推出“一县一品”计划,致力于帮助100个县,打造100个特色农产品产业带,为10万户农民增收。在本次贝店店主大会上,其正式与河南省三门峡、河北省故城、陕西省杨凌正式签约“一县一品”合作计划。

  在贝贝集团创始人兼CEO张良伦看来,贝店与贝贝集团的使命其实一脉相承:“就是两句话:一、要让消费者花更少的钱买到更好的东西。二、我们要让店主可持续的赚更多的钱。”不难看出,贝店所要做的,其实就是两个字:赋能,给消费者赋能、给店主赋能、给生态链赋能。推荐阅读:如何才能成为一名社交电商达人


相关文章

cache
Processed in 0.002988 Second.